關聖帝君百籤詩釋解

第七十八籤 袁安守困【辛辛 下吉】
家道豐腴自飽溫 也須肚裏立乾坤
財多害己君當省 福有胚胎禍有門

【典故】漢。袁安。字邵公。汝南人。少時貧困。志行清高。嘗高臥雪上。後室孝廉。除陰平。長任城會。所在使人畏而愛之。至為三分時。漢舉中微。外戚強盛。朝廷之上。皆倚賴安一人焉。

【聖意】莫貪財。能害己。休訟。當知止。
    病禱神。孕生子。婚擇良。行未至。

【東坡解】家道昌盛。猶宜謹守。自立主張。祈求獲佑。
     輕財重道。方能長久。善善惡惡。自作自受。

【碧仙註】一人會處一人事。莫管他人閑是非。
     若能作福求安靜。雖否還能轉福機。

【解曰】此籤。家道雖然昌大。亦宜謹守。不可倚強欺弱。主有口舌是非。財多害己。不可妄求。只宜集善去惡。財莫貪。訟亦休。問婚不宜。行未回。病求神。休妄想也。

【釋義】肚裏乾坤。謂自主張也。可行則行。可止則止。一事三思。切勿貪戀。胚胎有門。言一善一惡。俱是人之所為。功名有分。終必不失。目下求財不利。尤宜謹省。

【占驗】()天 啟時。一臺諫不順閹宦。恐有他禍。占此乃休官散財。安居林下。後權閹勢敗。此公仍復趣擢。此自明禍福之驗。又一人。春月。妻病寢食不安。子又患痘。占此。 莫識所指。有為解曰。妻病無妨。肚裏有孕也。子出天花。禍不遠矣。而渠云。天癸纔去。廿餘日焉。有胎于出痘。並未危。奚能死。均弗信。不數日。其子竟死。 至冬間。妻舉兩子。一男一女。其人始服二句與四句之驗如此。

【解說】家道雖然昌盛,衣食飽暖,自己也必須有自己的主張才行。財多反害己,你應該要時時反省警愓才是。吉凶禍福,都是自己招來的,因此,行為要三思才好。
  此籤的意思,在使當事人自我警愓,提醒當事人要自己有主張,不要只想倚賴家庭,或依賴別人。尤其不可胡作非為,奢侈浪費,如果飽暖思淫慾,貪戀酒色,則會招致災禍。
  占得此籤,主有口舌是非。財多害己,不可妄求。只宜積善去惡,莫貪多財。
  有某機關首長,曾占得此籤來問吉凶,我說:「立身求其正,自然逢凶化吉。」後來,某貪污案發,被牽連在內,但終獲判無罪。蓋其平日為人甚為公正,故許 多同僚均證明其人品高尚,絕不可能貪污,後經調查,該首長確未收受紅包。惟以其部屬貪污,主管監督疏忽,而受輕微之行政處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