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聖帝君百籤詩釋解

第八十九籤 班超歸玉門關【壬壬 中平】
樽前無事且高歌 時未來時奈若何
白馬渡江嘶日暮 虎頭城裏看巍峨

【典故】漢。班超。安陵人。彪之子。少有大志。家貧。傭書養母。嘗投筆歎曰。大丈夫當立功異域。以取封侯。安能久事筆硯乎。明章兩朝。征定五十餘國。封定遠侯。久鎮西域。後年老乞歸。帝便任尚代之。故超得歸入玉門關。至京未幾而卒。

【聖意】名未得。財尚遲。病漸愈。歸有期。
    訟可解。孕無危。婚和合。緩則宜。

【東坡解】時運未遇。且自開懷。年月逢午。好事方來。
     雖臨晚景。掀轟一迴。眾人聳看。積粟多財。

【碧仙註】笑面有刀。一生徒勞。等得時來。日落天高。

【解曰】此籤占之。功名晚。財穀遲。訟必和。婚主緩。惟宜行人。逢丑午酉回。病若喜治醫。謹防杯酒後口舌。凡事先難後易。可守己也。

【釋義】言時雖未遇。但當優游自處。得至晚景。遇午年月日名利大遂。眾人欽仰。財帛滿盈。但所恨者。時之不多。占者得此。當公道持身。人不敢犯。杯酒之間。宜防口舌。

【占驗】臨川。陳大士。少年占此。五十七始中鄉科。應白馬渡江之句。白馬庚午也。甲戍為行人。奉召吉安封王。衣錦而回。吉安古虔州。虔字虎頭也。應第四句。又晉江。明經陳世清。()咸豊。庚戍春。父病頗重。占此自謂尊人決無事。可獲痊安。迨是年六月庚午日寅時殆。始悟起二句乃禾其尊翁。目前卻無事。至六月建未來時。則無奈何。後二句又暗藏日時於中。神意之深。遠非善會者。不能測也。

【解說】時運未到,閒來無事,且杯酒高歌,何必長吁短嘆!等到時運一來,白馬渡過了江,虎頭城裡爭看英雄時,卻已是日落天高的時候。
  這首籤詩,暗示當事人,目前時運未遇,且放開心胸,不必怨嗟!到晚景時,運氣一到,仍然有一番轟轟烈烈的作為。
  占得此籤,乃大器晚成的預兆。故若問功名,有晚成之意,問財運。亦來遲。問婚姻,能和合,但緩則宜。問疾病,漸漸痊癒。問訴訟,可和解。
  據說,古時臨川陳大士少年占此,五十七始中鄉科,應白馬渡江之句,蓋白馬庚午也。後奉召衣錦還吉安,吉安古虔州,「虔」字「虎頭」也,應第四句。

【易釋】白馬庚午(庚金色白,午為馬)。